春知处

    作者:文图/陈陶来源:www.0830lw.net发布时间:2019.04.11浏览量:312

过去很长时间,我对花朵并无特别兴趣。如需要恢复精力或是平复心境,我更喜欢去到葱郁树林。当然也时常感受到来自鲜花的魅力,尤其是春天柔和阳光于花瓣与枝叶间跳跃发亮的时刻。

但时间即力量。即便如我这样一成不变的生活,也常因时间自身特质而改变。比如这样邀约着专程去赏花。

与莫名,梅她们约好九点在桥下集合。今天预测最高气温会达到摄氏25度。梳洗后换上黄色印花长裙,感觉寒意还重,在外面罩了一件驼色大衣。见窗外天清气爽,又从衣柜里拿出一块白色亚麻围巾,太阳大时可以笼在头上当帽子挡住阳光,防止色斑颜色加重,拍照时也算一个道具。

大约九点二十左右到达东岩公园。

公园位于长江北岸地势高处,江水在山脚滚滚东流。太阳升起,薄雾中对面的城市仿佛与幽远天空成为一体,共同沐浴金色光芒。我们在写有东岩两个字的地方拍了几张照片就往上走。江风吹过,春天独有的草木清香飘散。两旁树枝轻轻撞击,发出窸窣声响。

 我们一面往上,一面调整手机拍摄角度,想定格摇曳花枝的魅惑。自然风景总能赋予我们各种情感意涵,这大概也是温饱解决后人们越来越靠近它的原因。总有某些部分能给你带来安适。

 几位年龄较大的阿姨比我们更早到达,占领最佳位置对着镜头。因笑容生出的皱纹与鲜妍花蕾共同绽放。想起母亲。。。。。。

中国大妈现在已成贬义词。

其实感觉我们和她们没有什么不同。拿着手机或相机对牢司空见惯的美景投入拍摄,追逐热门的名胜旅行。以此作为对自由生活审美的一种臆想。

无法评判这样的生活方式。也许底线是无害。

让我更感兴趣的反而是:中国的大爷们干嘛去了。广场舞五分之四的是阿姨,叔叔们以何种方式度过他们的年老时光?

昨晚苏大强爬上苏州河栏杆,拿着大喇叭,宣布儿女不孝,毁他幸福婚姻。

因为我父亲七十多岁仍在工作,儿子爷爷也是上班到73岁。他们都是打电话都想简短点的人。突然在电视上见到这么作的老头,耳目一新。很感谢爸爸至今仍神采奕奕,有滋有味的过着自己的日子。

阿姨们拍完后并不离开,兴致勃勃地看我们在花前搔首弄姿,或赞叹或批评,上下左右帮忙摆弄花枝,几分钟内与我们笑得一团和气。热情而滔滔不绝的告诉我们如何pose。所谓优雅老去,也许是经历风霜之后的淡定。但对上个世纪四零五零年代出生的人,要求着实有些高。能像面前这些人,有着大众爱好,心情快活肤浅开朗就很好,至少亲人朋友好相处。内向阴郁的个性往往更容易酿造悲剧,如苏母。

原生家庭的影响因《都挺好》被推到一个新的讨论高度。不重视原生家庭肯定是一种疏忽,但过分强调,是否是另一个极端。我们每一个人,从受孕到出生,胚胎都重现了人类演化的所有阶段,从水中的细胞到出现在陆地的哺乳动物。我们都经历了自然进化的所有过程。既然可以进化,童年带给我们的问题,反过来也会赋予我们力量。那就努力成为苏明玉。

太阳完全出来,我们往左侧石径而去。金色阳光如同追光让人聚焦前面的女孩。她手里撩着裙摆,轻盈跳动向前奔跑。各种艳丽色彩在她两旁展开。珊瑚般的红花,青金石般的蓝色叶片,松石般的绿色嫩芽。

  人渐渐增多,我们来到桃花盛放的地方。成千上万俏丽花朵汇聚与此,以一种梦幻般的粉色诱惑人靠近。与去年桃花岛的花事相比,颜色单纯统一。这正是它的迷人之处,站在石梯望去,长着青草的山坡和更茂盛花朵的树林一直往前方绵延,下面是开阔的长江水域。

莫名来过多次,对公园地形了如执掌,带着我们沿着圆环形的小径慢慢看了一圈。然后走向靠阴的另一面立在山石上观赏。大片大片的桃花,被阳光包裹。色彩纯正,精美绝仑,沿广泛一致的阵线推进我们的视野。仿佛孕育一整个冬季的力量,带着时间另一个终结点的回音,在此刻终于得以爆发。

这是它们的世界,即便我们如此喧嚣,仍无法被进入的世界。阳光在花瓣上隐约闪烁,我在心里伸出手指,借着明亮光线,在距离它们十来米的地方轻轻模拟着抚摩。

我原以为相遇一定是诗书成画,歌文相随。

是闹市马蹄下救人,荒山破庙听风吹。

是英雄救美,道一声得罪。

是火堆取暖,烘干一身雨水。

要游园忽闻佳人笑,转头又见桃花微。

是万朵桃花见颜愧,是十里春风不愿追

网络一首十四行诗,有点关汉卿的味道。好玩。录在此。

15059599351797849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