沧桑岁月,老街记忆——我的故乡蓝田镇

    作者:权哥来源:www.0830lw.net发布时间:2018.11.29浏览量:665

  说来也巧,我与小老乡聂进老师小学、初中、高中都在同一所学校就读。只是权哥我高中毕业的时候,一个乖巧的小女婴——聂进,才呱呱落地。参加工作了,缘分又让我俩在泸外一起共事。聂进老师现在已经成为学校年轻的骨干教师之一,长期担任高三语文教学工作,对工作事业的执著也同样难抑她对生活和美的追求。权哥有一天在网上看到家乡蓝田的老街要棚改拆迁了,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儿时对老街的记忆历历在目,云绕脑际,加之远在帝都的发小祥玉童鞋的一段对故乡蓝田的细腻回忆,故产生了去蓝田拍摄一些老街照片念头,聊以心中的慰藉。一个周末的中午时分,与聂进、陈陶、朱宇相约去蓝田,重拾对故乡的那份眷爱。

 

视频(点击全屏观看)

微信图片_20181127102536.jpg

在蓝田老街上工农路留影

DSC02375.jpg

在老家的房屋前留影,由于无人居住,杂草丛生

IMG_1920.jpg

权哥居住了十多年的老屋,现在已人去屋空。

IMG_1820.jpg

在老家的一个居民房前留影,找回一种感觉

回忆儿时的快乐
DSC02371.jpg

聂进和权哥曾经就读的小学

  我的故乡蓝田镇说大不大,它依山傍水(北面背靠花果山、南临滚滚长江),地势平坦狭长,呈东西走向。有四条街(力行路、前进路、上工农路、下工农路),两个坝(上坝农场、下坝农场),三个小学和两个中学(力行路小学、前进路小学、运输公司子弟小学、蓝田中学、十三中学校),几个国营企业(蓝田供销社,泸州粮油机厂,泸州交通机械厂、四川汽车运输公司29队、33队,川南气矿机关,云南昭通批发站,泸州搬运社,江南贸易公司等),一个军用机场(蓝田机场),一个兵站(解放军驻军),有一个得天独厚的大瀑布——洗步氹,另有雕刻众多佛像的大佛岩石刻(遗憾的是这两处风景被人为毁掉了,不然的话,今天人们就会趋之若懋来蓝田观光旅游)。

IMG_1943.jpg

老街丁字口

IMG_20181125_153635.jpg

蓝田牛市坎

IMG_20181125_153643.jpg

还在以此行业谋生的理发屋

IMG_1961.jpg

在曾经做头发的理发店留影

IMG_20181125_154218.jpg

老街上工农路

IMG_1947.jpg

老街下工农路

IMG_1940.jpg

老街里行路

IMG_20181125_155144.jpg

老街前进路

IMG_20181125_155401.jpg

位于前进路口的戏影院(现在已不复存在,代之以楼房)

IMG_20181125_154931.jpg

位于街中心繁华区的供销社办公大楼(还是蓝田老街的最高建筑)

IMG_20181125_155135.jpg

位于老街十字路口的供销社旅馆(老街的最高建筑)

DSC02342.jpg

位于老街力行路的镇政府大楼

  遗憾的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,我的家乡蓝田几乎没有什么变化,房屋也显得比过去破旧不堪,可能是百姓等着政府拆迁开发,没有对房屋进行维修缘故。可以说蓝田是成也交通败也交通。1982年10月泸州长江大桥建成通车之前,蓝田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(泸州城区到合江、纳溪、云贵之路都要通过蓝田轮渡),商旅云集,繁荣兴旺。之后,轮渡消失,蓝田就慢慢在人们的视野中淡去,成了泸州城市建设浪潮中被遗忘的角落。

DSC02368.jpg

云南批发站职工宿舍

IMG_1907.jpg

镇政府宿舍

IMG_1916.jpg

搬运站宿舍

IMG_1909.jpg

蚕种站(老掉牙的倒垃圾的搬运车)

IMG_20181125_155731.jpg

环河边马路(曾经到纳溪、合江、云贵的必经之路)

IMG_20181125_155909.jpg

下工农路尽头

IMG_20181125_160159.jpg

蓝田粮站

云南驻泸批发站
IMG_20181125_155619.jpg

云南驻泸批发站仓库

微信图片_20181130172404.jpg

兵站,权哥印象最深,小时候看坝坝电影的地方,切身感受军民鱼水情!

IMG_20181125_160925.jpg

四川省汽车运输公司29队

IMG_20181125_160949.jpg

交机厂遗址

IMG_20181125_161005.jpg

汽车中心站也成了农贸市场

IMG_20181125_161052.jpg

宪桥

还在谋生的行业

  回到我的故乡蓝田,看到到处都是“拆迁”、“棚户改造”的醒目字眼,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。今天,很多地方都在打造特色古镇,大建一些仿古建筑,吸引八方游客,推动旅游、假日经济发展,但人工打造的古镇如果没有一种几十年、上百年房屋作衬,没有一种厚重的历史底蕴来打磨,这种古镇就缺乏一种生命力。古镇需要时间的沉淀 才称得上“古”,不是随便修一个酱色房子就是古镇。而我的故乡蓝田就有很多原生态的老房屋,能否不要拆迁,顺势而为,加以改造,省钱省力变为泸州原汁原味的旅游古镇,而且又位于泸州市中区,把滨江路,国窖窖池,张坝,百子图沱江栈道,蓝田打造成环泸州城区旅游名片,何尝不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呢?

这些小巷印象深刻